【十日谈】一位十年手游从业人员的自白

分享
2015/05/22 20:43 未分类

part 1

笔者是一家游戏厂商的员工,不好说我是什么职务,运营?市场?商务?似乎什么都不是又什么都能沾上点边,这大概是小厂商的通病,没有更多的钱去请专业人士,只能努力把每个员工都培养成全能战士。

B是我在一次游戏行业交流会上认识的,他长的不算帅,也不丑,一米七左右,搭着一件略显宽松的西装,脸上总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,每次见他,他都一定在后排最角落的位子低着头玩手机,台上的长篇大论仿佛和他没有一点关系,偶尔他也会抬起头看一眼,似乎再看结束了没有,旋即又低下头继续玩着他的手机,手机屏幕的余光映射在他脸上,显得格外的苍白。

那天因为有事耽搁,我到的时候会场已经坐的差不多了,便坐到了他旁边,按照国际惯例,我们交换了名片和微信!“XX互动 商务主管”我看了一眼他的名片!“哟,B总,你好你好”那时我还在锻炼自己的社交能力,我尽量摆出我这辈子觉得最诚恳又最恶心的笑容向他打招呼。他抿了抿嘴,露出一个很浅的笑容:“有烟吗,忘了带烟了。”我递了一根给他”我们去外面抽吧,这台上讲的万亿流水跟我们也没多大关系。"“好”我们到了一个楼梯口间,帮他点好火后,沉默了几秒,我正在思考如何寻找话题,他先开口了:“什么B总,我们部门三个人,我上面一个副总监、一个总监,这种跑腿的事都不愿来,就吩咐我来了。你呢?”在我的常识中,每个人都在包装自己,努力让自己成为最光鲜的那个,此刻的他就像楼梯口黑暗中的两点烟头,显得这么的格格不入,我忘了回答,愣了愣“我,我也一样~"

再看他的时候,他已经坐在台阶上玩起了手机,刚才我的那句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。抽完烟,我们便相互告别了,在出租车上刷着微信,第一条就是他的,“今天在XX会场碰到了XX互娱X总,聊得很投机,相见恨晚,欢迎小伙伴来面基!”

我觉得这个世界每个人都会说谎,我也不例外。B说谎为了工作,万亿流水的演讲人也是为了工作,而我不是,我只是为了抱抱,不做别的,真的!


part 2


接下来的时间因为公司新产品刚刚上线,工作量突然增大,忙着和渠道磨嘴皮子,忙着找人刷榜,忙着刷加班,忙着刷APP store排行榜,忙着刷朋友圈。得助于刷榜,我们的游戏很快冲上了排行榜前十,虽然知道这只是暂时的,但老大还是带着我们去附近的酒吧腐败,美其名放松心情。酒吧里的灯红酒绿,天雷地滚有段时间让我很不习惯,所以更多的时候我都是坐台下,片大的舞池挤满了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,他们忘呼自已的摇着,疯狂的抡着自己的身姿,震耳欲聋的雷声让人感觉那里就是天堂,魔性的鼓点一锤一锤的敲击心脏,最大程度的激发人们的热血,越来越多的人拼命想往中间挤,挺着一副将军肚的老大在里面竟然混的得心应手。我看到了B,与在会场的样子完全泰若两人,他也看到了我,冲我笑了笑,转身又消失在人群!


我头痛欲裂,心脏像是要从喉咙蹦出来,我不属于这里,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能在这里待这么久。我看着老大那群人,看着他们的兴致估摸着离结束还要一段时间,便出了酒吧,夜晚的街道上只有几个寥落的行人,路过酒吧门口时也会多看两眼,旋即又继续赶路,似乎对这个未知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又恐惧。我点了烟沿着昏黄的路灯走了一会,回来的时候看见老大们和一群人正在争吵。原来老大玩的起劲后找了位工作人员在旁边简单处理了下生理刚需,完了却以你情我愿为由不愿支付报酬。老大拂开了以为一位搀扶着他的同事,迷茫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对面的保安队长:“我为什么要给钱?她是J女吗?她能证明她是J女吗?叔本华说过,性冲动是人类的潜意识,是为种族繁衍而起,是天赋人权,没有人可以指责和剥夺。”大家怔怔的看着老大,像是在看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。也许他以前大学学的哲学,现在却变成了这样,生活总是将我们变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!事情的最后还是以老大的妥协结束,虽然老大提出了先付首款或者团购打折等折中的办法,但都被无情的拒绝。大家都被这事搞没了性质,说好的下半场也没了下文!


part 3

第二天我还在睡梦中,一个电话将我吵醒,我迷糊中按了接听键,电话那端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:“小X,等会来下我办公室”,“来你妹啊,滚”我对着电话吼道。为什么现在还有这么粗劣的电话诈骗手段,早几年都没人用了好吗。等等。。刚刚那个电话好像是老板的。我拿起手机一看,果然是老板的,顿时一个哆嗦,瞬间瞌睡醒了一半。直觉告诉我应该立刻给老大回个电话,但是却被应该找什么理由解释刚才的行为困住。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,老大的电话又打了过来,:“老大。。我。我刚才不是故意的,我是。。”“没事,等会记得来我办公室一趟”还是那个无力的声音,像是被昨天那个工作人员抽干了身体,声音很低,却仿佛带有魔性,以致我想都没想就去执行了。

到了公司的时候,每个人都低着头干活,没有人注意到我,我径直走向老大的办公室,老大坐在办公桌上,脸色有点苍白,充满了宿醉后的疲惫,地上零零落落散落着七八根烟头。看到我进来,他长吁了一口气,叹道:“我们的游戏被下架了。”我犹如受了一记重击,我知道伴随着这句话的是我的绩效、奖金随之而去,不过我知道这个时机我不适合说这些,老大为这个项目付出的比我更多。那天,我们聊了很多,大体是一些无用的补救措施。

晚上下班的时候,一个陌生的电话打给了我。“兄弟,还记得我吗?”我有点迷惑,随之反应过来“B总啊,有事吗?”我没想到他还有我的联系方式,我一直以为我的那张名片早日混着地上的宣传单送到了大洋洲。“哈哈”爽朗的笑声从那边传来”上次你请我抽烟,今天我请你吃饭!“一天的忙碌让我实在不想答应,没有丝毫反应的说到:“好啊!”

在这个圈子,我们经常有着莫名其妙的饭局,跟陌生的人,能吹一天的牛皮,完了能从此不再联系。赶到约定地点的时候,B已经喝完了一瓶啤酒。B招呼我坐下。

其实那天吃饭我都没有了心思,忙乎了大半年的东西却弄个早夭的下场。倒是B一个劲的说的天花乱坠,最有资格的天桥说书先生都望尘莫及。我几杯啤酒下肚。他已经跟多个美女有过巫山云雨了。从牡丹江边到南中国。从格尔木到上海外滩。早上还在和北京小妞调qing。晚上就到了九龙涂炭香港同胞。冬天在三亚和美女水中嬉戏。春天跟藏北的女信徒共度灵河。也不怕佛祖一巴掌拍掉他的小弟弟。我赶紧再给他添上一杯,他又开始意淫圈内局势,华南尽在手中,腾讯不在话下,网易不过勾勾手指,除了已经没有踪迹的俄罗斯方块没有染指,就连日落西山的WOW都被他强奸了一百遍。要不是陪我在这瞎扯,估计他已经统一了整个手游圈,我深感惭愧,不忍再浪费他的时间。城市的夜色让人不安,川流不息的马路,璀璨的霓虹,它如此美丽,我却了无一物。

梦想是好的。瞎想也是好的。一切结束后现实依然红果果的站在我的面前,奶奶曾经跟我说过这么一句话;“晚上路千条,白天旧模样。”有时候就算用尽一生的力量,你也永远无法去改变什么。

察觉到没有捧哏的尴尬,他抬头望了望我,:“怎么了,兄弟?兴致不高啊!”我本来不想对一个不算熟悉的人说出自己的窘境,但在酒精的驱使下让我的自我防御系统大开。“我们的游戏下架了,评论中出现了很多无意义的好评!”

B楞了一愣,复又哈哈大笑,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笑话。”这有什么,被人刷榜了呗,我们天天干这事,看谁不爽就刷谁,花不了多少钱,还把对手搞下去。兄弟你也别太在意,干不了就换一家,赚钱那是老板的事,指不定到你这还有没有呢!前几天还出了那个反黑组,真的要把我笑死,他们自己游戏没版权,还有脸去反别人的黑,哈哈哈!这个圈子谁又能说谁?大家都是婊子,有的有执照,有的没执照。”他越说越激动,不时还伴着大开大合的手势,没有任何章法,像一名蹩脚的演说家,又像是失去了心爱玩具的孩子。完了他后仰在扶椅上,抬头怔怔的望着星空,空洞的眼神像是已经看穿了银河!


part 4

回到小区的时候还早,我漫步在小区崎窄的小路,回想着B刚才说的话。我走着走着,发现眼前一团黑糊糊的东西骄傲地伫立在道路上,走近一看,是一摊粪便,可能由于时间的关系,已经开始呈青色,月光倒映下露出诡异的光泽,显得如此的与众不同,甚至让我停下脚步观察它。这摊粪便仿佛是有了生命一般,高昂地仰着它的头,展现着他的不平凡,坚强地在道路的中心,像是要阐述自己观点一般,像是要告诉其他的粪便,粪便也有过上没好生活的权利,它不甘心像其他粪便一样,只配被人踩在脚下。

不知它能否追求到自己想要的生活,但是我还是下意识地绕开了它,虽然它是青色的,虽然它是那样的孤傲,但它毕竟只是粪便。我绕过它不久,身后传来细细碎碎的脚步声和撕咬声,我回头一看,这青色粪便果然没有走上其它粪便被人踩烂的老路,而是成为了一条中华田园犬嘴里的食物。我看它的时候,它已经意犹未尽地坐在那里享受了。我想那青涩的粪便固然骄傲,固然与众不同,可它实在是太与众不同了,以至于难逃被吃掉的命运。其它普通的粪便虽被人踩,可是毕竟还活着,虽然活得辛苦,但比起眼前这青色粪便来说,或许它们才是幸福的。


part 5

连续两天的宿醉让我第二天早上头痛欲裂,我打了电话给老大请假。

“老大,我今天想请个假,今天的工作我会加班补回来的!”

“不用了”电话那头是老大依旧低沉的声音,我心头一震,“今天本来就没有工作”老大继续补上。


part 6

可能是项目失败,可能是生活的不如意,最终我还是离开了那家公司。经过一个多月的求职期我终于找到了另一家公司,我知道,一切都会重新开始。头天晚上,我睡得很好。一觉醒来,已经7点30,我冲忙穿好衣服,挤了点牙膏冲进厕所,里面有一面镜子,非常非常大,我呆呆的站在门口,镜子里的B穿着一件宽松的西装,颤抖抖的拿着牙刷,脸色苍白,一脸狡黠的看着我~


刀疤强超好玩专稿,转载请注明来自超好玩及作者,并链回本页)

《转发到微信!
超好玩助手家族
活动推荐
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网站地图

© Copyright © 2012 超好玩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1095991号-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