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十日谈】当古代的江湖中有了手游是种什么体验?

分享
2015/06/04 18:57 未分类

北京,是个很大的城市。

北京城内有各种人,有英雄豪杰,有文人骚客。有的富有,有的贫穷。还有四大帮派的帮主和四大门派的掌门住在城里。四年一届的策神大会就在北京城举办,这个大会流传已久,没人知道它从何时兴起,由何人举办,但却没人怀疑它的分量。江湖盛传,已经几年没有露面的“策神”史蒂芬.王二柱将会参加,并放话这是最后一次给别人与自己交手的机会。一时业界江湖哗然,人人趋之若鹜。

秋,残秋。黄昏,黄昏后。风起,灯红,人别离。

“所有人都知道,此次策神大会并不简单,为什么还要去?”

“是时候该结束了。”

入行十余载,从页游到手游,风云变幻,也许是见过的风浪太多,逐渐坦然,史蒂芬·王二柱像一头老鲸,能够平静的迎接风暴。他想起带他出道的老大哥曾经握住他的手对他说,出来做策划,迟早是要还的!


史蒂芬·王二柱并不喜欢做策神,相比于做策神,史蒂芬·王二柱更愿意去过喂马劈材的日子。每当别人恭敬的称他策神,看着一双双阿谀的嘴脸,他并不能享受那种令人膨胀的气息。他只觉得痛苦。但无论多痛苦他都得忍受。他非做策神不可。


他不做,别人就做。


别人做,他无路可走。


有时一个人活着不是为了享乐,而是为了忍受痛苦,因为活着也只是种责任,谁也不能逃避。


他开始想起了刚做策神的时候。


那年,史蒂芬·王二柱并不叫史蒂芬·王二柱,还只是一名刚入行的羞涩青年王二柱。他跟在老大哥屁股后面参加了那年的策神大会。老大哥如同彗星般闪耀夺目一路劈关斩将,连挑“南吹”赵大宝、“北编”王建国等多位好手冲入决赛。却在决赛头天晚上因为嫖娼被抓。最终,王二柱受嘱替他参加决赛。决赛上,他用老大哥的游戏顺利击败当时的策神史蒂芬,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策神,由于大会的传统,击败策神将会会的他的一切,那天起,他被改名,史蒂芬·王二柱。


当他满怀欣喜的回去找老大哥,却得知老大哥因不堪狱友凌辱而精神分裂的消息!如同一颗流星,光芒却又短促。

当流星出现时,就算永恒不变的星座,也夺不去它的光芒。

它的生命却是脆弱的,比最鲜艳的花还脆弱。

一个策划的光芒与生命,往往就在他手里握着的游戏上。

而游戏若也有情,它的光芒是否也会变得和流星一样短促。

手下早已传来消息,今年进入决赛得是个年轻人,带着与他年龄不符的修为和老练,对了,他还有个有趣的名字—“屎地分身”。

另一边的舞台早已站着一名年轻人,他肆意接受人们的赞美,他有资格这样,在他连挑了8名高手之后。大家都说他能击败王二柱,成为新的策神,长期由一个人霸占策神让他们感到厌倦,他们喜欢新的东西。他自己也这么认为,十年的海外苦修给了他这份自信。虽然他表现出了和年龄不符的成熟,但毕竟还是年轻,在大家的期许欢呼中,他嘴角渐渐露出了笑意。

纯璃打造的大舞台碧水如镜,倒映着漫天的霓红,他背负着双手,伫立在舞台中心,有时风吹过,一条彩巾落下。他俯下身,拾起了这条才巾,忽然道。

“你来了”

“是的,我来了”

屎地分身抬起头时,就看见了王二柱,没人知道他是怎么进来,但他俨然已经站在这里。热闹的会场瞬间沉静了下来,就像暴风雨前的死寂,对于很多人来说,他们一生也没见过一次暴风雨。

王二柱微笑着,道:”你好像在等我?“

屎地分身道:”这里所有人都在等你。“

王二柱道:”你和他们不一样。“

屎地分身怔道:”没什么不一样,出手吧。“

王二柱叹了口气,他知道,人活在这个世界上,就有很多事是非做不可的,无论他们愿不愿意都一样。

王二柱轻拍双手,瞬间主舞台射出耀眼的金光,射得人们直睁不开双眼,恍然间,又犹如飞沙走石,吹得人群颤颤咧咧,良久方才定下,大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。

王二柱道:”此戏,重6.6M,取自国民IP,棒国大家主美,名家配乐,集嵩山少林七十二玩法,自古无人通关,日课金千万,当今圣上赐名,是曰《传奇》。“

众人顺眼望去,瞬觉眼前昏黑,头眩神摇,不能自主。耳中但闻簌簌淅淅,滚滚汩汩,风声风雨,忽又觉万千美女搔首弄姿,令人血脉喷张,双脚不能自已,木然向前走去。忽然平地一声炸雷,眼前一切消失不见,原来是大会主持见众人入迷过久,唯恐受痴,及时提醒。众人方才醒悟,面红耳赤,恼羞不已,又道这《传奇》果然非同凡响。

屎地分身看了一眼,道:“好戏!”忽地长袖一挥,大屏幕又换成另外一幅光景。

众人一看,纷纷哗然,只见屏幕中只有几个简单的石块,能做出用这么简单的游戏糊弄观众的人,不是个疯子就是天才,很显然,屎地分身不是前者。虽然众人不解,但好歹是耐着性子看了下去。

盏茶功夫,屏幕上的石块仍在不停的堆积着。不知不觉中,众人觉得那石块似乎也变得不那么难看,简单的几种石块似乎蕴含着某种莫名的规律在里面。

“我怎么感觉像是看到自己的影子?“

“我怎么也是。”

一个个声音响起,在看那游戏,众人越发觉得诡异。那石块腾转挪移间像是蕴含着生命的不屈与向上,那Z型的石块带着一股子的叛逆,扎的偏体凌伤,圆滑的方形石块总是能找到适合的位子,让人亲近。条形石块凌厉,每一次都能带走一大片争议和虚妄。每一个石块的转动像是在众人心头进行,”砰。。砰。。“众人的血液似乎也跟着这诡异的转动流转。就连王二柱也眼光呆滞,渐渐陷入了痴惘。会场中所有人都感受到一股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压力。


那一刻,百里外的一个地窖里,一具消瘦的只剩皮包骨的”干尸“猛睁开眼。


”璇玑转世!“


这个游戏,可怕,只能用这两个字。


屎地分身道:”戏重1M,吾在海外好战蛮族苦修十年,某日夜观星象入梦,见一流星划过。翌日初醒,见此戏,内涵世界大道,宇宙洪荒,视为天赐,因地取名《俄罗斯方块》。“


屎地分身面无表情道:”你输了“


王二柱乍醒,痴痴道:”我输了~“


屎地分身道:”你可知你为什么输?“


王二柱道:”我知道!”


屎地分身动容:“你知道?”


王二柱道:“我知道,不是我的总归不是我的!"


屎地分身道:”那你可又知我是谁?“

王二柱道:”我知道。“

屎地分身惊道:“你又从何处得知?”

王二柱叹了口气,道:“从一开始听到你的名字我就知道,’屎地分身‘就是“史蒂芬逊”,你是上届策神的儿子。当年我年轻时曾到西方列国游学,番语略懂一二,虽未大成,但你这个名字的知识对我来说并未超纲。该来的总归要来。“

说完他摇摇欲坠,刚才那番话似乎抽干了他所有的气力,他迈着蹒跚的步子转身离开。一阵秋风潇然吹过,带着一条彩巾,上面似乎有几行字。王二柱颤抖的双手抓住彩巾,看了一眼,瞬间释然,他笑了,尔后大步走去。

屎地分身抓起彩巾一看。

”七月十四,晴。水逆。“

从此世上只剩下一个策神”王二柱·史蒂芬逊“和那段广为人知的”屎王争霸“!

全文完








刀疤强超好玩专稿,转载请注明来自超好玩及作者,并链回本页)

《转发到微信!
超好玩助手家族
活动推荐
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网站地图

© Copyright © 2012 超好玩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1095991号-7